经典案例:大森律所费亮亮律师搜集证据,为当事人追回货款

2020-12-02
  
  互联网的渗透改变的不仅是休闲方式,还有商业模式。从以往需要奔赴千里线下签合同,到如今微信下单物流运货,节省下来的成本,又可以扩增企业规模有改变,就有风险。单单一份带着人情关系的订单顺着网络发到你的手机上,你是接还是不接呢?不接,错失这一此机会,可能后期的合作都无法谈成;接,没有实体合同的保障,万一出了事谁来负责呢?两难的选择之所以是两难,恰恰是因为两条路上都充满不确定性,但你的选择其实可以更优:学会固定证据,走上第三条康庄大道。
  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甲方
  A公司是一家小型加工公司,在合作公司的牵线下,A公司负责人认识了B厂乙某。双方在微信沟通后确定了合作关系,A公司前后两次交付了B厂共计5万多元的加工完成货品。由于是线上联系,A公司与乙某并未签订任何书面合同,乙某也未出具任何授权委托书证明其与B厂关系,但这宗“看不见”甲方的买卖,居然顺利的做了下去。按时交付货品,却没等来货款,无奈之下,A公司只好再次联系乙某,并在其要求下,开具了相应金额的增值税发票寄去。货给了,发票也开了,原本活跃的乙某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了音讯,A公司几经寻找,最终只得到了其已离职的消息。离职的乙某认为A公司的货款理应由B厂支付,但B厂矢口否认这两笔买卖,一口咬定乙某并非其员工,拒绝支付货款。乙某和B厂来回几次的“踢皮球”,让A公司最终失去了耐心,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于是负责人带着满腔气愤找到了安徽大森(芜湖)律师事务所,委托费亮亮律师全权处理此事。
  二、蒙在鼓里的第三人
  碰上这类合同纠纷,明确起诉主体时,一般来说将乙某与B厂作为对象进行起诉即可,但对于乙某,除了姓名我方全无了解,更不用提起诉对方。那么这时,能够作为被告主体的,就是B厂以及相关股东负责人。但经过调查,费律师发现该公司系一人有限公司,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可以要求股东在不能证明其财务与公司财产独立的情况下承担连带责任,也就是说本案中完全可以将B厂股东和B厂一起告上法庭。但要起诉B厂,就必须确认乙某与B厂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以此证明乙某行驶的是职务行为,货款应由B厂支付。但费律师前往当地社保局后却发现,乙某根本没有交过社保,更别提通过缴费记录确定其与B厂的劳动关系。无法确定职务行为,乙某又拒绝支付货款,难道五万元的货物就这样让对方“空手套白狼”了?法律上有种人,叫善意相对人,指的是不知道事件双方法律关系真实状况的第三人。由于缺乏对双方真实关系的认知,善意相对人可能会被行为人的行为误导,造成不良结果,为了保护善意相对人的利益,就有了“表见代理”这一法律名词出现。表见代理,是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放在本案中,A公司就是善意相对人,B厂就是被代理人。费律师决定利用这一点,举证证明乙某与B厂之间存在关联,根据表见代理的解释,法院应当判定B厂承担连带责任,A公司可以向B厂要回货款甚至追偿。思路的确立费律师没花多少心绪,证据的搜集却占据了大部分时间。没有合同,没有定金,连发票都寄到了对方公司里去了。A公司负责人来咨询案件时,只带了自己的手机,费律师也就只能从这部手机里,找出能用的证据。
  三、手机里“挖”出的证据链
  费律师要做的第一步,是确定案件基础事实。通过A公司与乙某的仅存的聊天记录,费亮亮律师按照时间线梳理出两者之间的交易事实,确定双方承揽关系。另外,通过比对,费律师确定乙某在对话中提供的收货地址与B厂的注册地址完全一致,进一步确认乙某是为B厂在进行相关代理活动。除了快递信息,乙某曾经要求开票的信息,也成为了本案有力证据之一。费律师前往当地税务局查询,发现应乙某要求开具的发票,最后全部被用作B厂的税务抵扣,这一举动无疑证明B厂对这笔交易的官方认可,大大增加了证据的强度。最后,费律师还顺藤摸瓜,找到了当初介绍A公司与乙某认识的合作公司。对方对A公司的遭遇感到气愤,积极配合了费律师的调查取证。经过了解,该合作公司曾经与乙某签订过相关合同,而合同中不仅加盖了B厂的公章,也包含了乙某的签名,更是可以证明乙某曾代表该公司多次从事业务活动。靠着一部手机中梳理出的证据,费律师完成了整条证据链,最终法官也全力支持了我方诉请,判决B厂支付全部货款以及逾期利息。
  很多人都知道证据的重要性,却对具体证据的搜集一片茫然。其实证据无非是建立起诉求与结果之间的桥梁,条条大路通罗马,证据自然也可以是多种多样。搜集证据很重要,理解证据的意义更加重要。司法实践中,经常有人因为证据不足而被迫输掉官司,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有人因此感叹法制完善程度不够,不够人性。以人为本固然是要求,但人性往往和私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今日能为证据不足的你网开一面,明日就能为缺失关键证明的他留一步余地。一来一回间,整个社会的公证又在哪儿呢?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作为保障社会运转的厚实墙壁,法律需要抵挡住所有子弹,这些子弹既来自于破坏和平的违法者,也来源于希望被网开一面的这些人。证据与程序,其实是社会公证的两只脚,只有他们踩得坚实,社会公证才能屹立不倒,持续庇护我们和未来每一位遵纪守法之人。
安徽大森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1378号 皖ICP备18020713号-1
0553-6601660